林苑独游

生不逢时,事不如意,言不在己,可谓无奈;
信难正目,理难顿悟,情难两顾,可谓混沌。
有人半开玩笑说:“时间需要自己去把握。当你认为时间过得很快,它就很快;当你认为时间过得很慢,它就很慢。这就是所谓的相对论。”
但事实确实是这样。
只觉得转眼间,一个学期即将过去,浑浑噩噩、忙忙碌碌了半年,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干了什么事都不知道。
回忆过往,一片茫然。
只是还依稀记得,我除了上课和睡觉,确实没有干什么正经事。
对于这样的大学生活,我觉得有点乏了,但想来我的大学生活也只能是这样了。
我并不是真正的无事可做,只是我天生觉得生活无趣。
我曾经改变,但发现那不是真正的我。

如今早已入冬,寒冷而干燥的冬季总是让我心情烦乱。
今天天气不错,不再阴沉沉了,老天爷难得放了晴,但我总觉得心还是有点阴凉。
看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,我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了,我要趁着这难得的好天气出去走走,暖暖我的心。
走在学校的大路上,看着路旁那早已凋零的银杏与无患子,不知道应该上哪。
身旁时不时地有捧着一大堆书正赶着去上课的学生经过,匆匆忙忙的,脸上也尽是迷茫。
但想来至少他们知道自己在向哪走、干什么去,而我,或许此时也只有我是在漫无目的地走着,走在这并无多少人气的大道上。
不过话又说回来,学校的风景确实不错,即便是在冬季也另有一番风味。
就像路旁那纵横交错的树枝,光突突的,树叶虽已凋零,但还是能依稀感到一些生机,期待着明年春天的到来。

学校里公认的风景区应该算是东湖了,虽然比不上西湖那么有名,但还是有许多新人选择在这里拍摄他们的婚纱照。
水很清,树也很多,又靠着一座小山丘,东湖的风景还是值得一览的。
我漫无目的地走着,不自觉得也已经走到了东湖。
有点累了,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湖旁的树很多,只是都被人用层层草绳包住了树干,大概是为了防止它们冻伤吧。
不过总觉得这样反而剥夺了它们抗击风寒的权力,而且也不利于它们的自由生长。
作为一棵已历经多年沧桑的树,应该是有能力渡过寒冬的,我们应该让它们自由发展才对。
不过大概也只有我是如此得天真吧。

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群鸭子在水里嬉戏,动作有点大了,感觉就像是在打架,打破了这原先平静的湖面。
说是鸭子,但看起来更像是鹅,肥肥的,不知道他们平时都是喂它吃什么的!
此时清澈的湖水也开始变得有些混浊,要想恢复就有点困难了,都是让鸭子给闹的。
此时此景,不禁想起了《清白》中的几句歌词:也许当初,我没想清楚,把你卷入我的混浊。所谓清白,还是世俗。也许当初,你早就知道,到最后我一定是输。
或许我的人生就是这样,我一直希望保持我的清高,但世俗又不得不让我与之同流合污。
我曾经想过并且试着改变,但到头来却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我,而如今我又该怎么办,我又该何去何从呢?

看来我又在胡思乱想了,此时温暖的阳光已撒满了全身,正温暖着我的心,确实能让人抛开一切,敞开心扉去感受自我,感受人生。
我偶尔会抬起头看看天空中的太阳。
光线虽然很强,但冬日的太阳却并不是那么刺眼,只是苍白了许多,没有多少“血色”。
我靠着椅背,贪婪地享受着这“水光潋滟晴方好”的景色。
偶尔凝视,偶尔闭目聆听,不知不觉中我竟然睡着了。
等我醒来时,却已经是傍晚了。

山野的夜晚来的总是早一点。
此时太阳还没完全下山,但天空中的月亮却早已高高挂起。
天空中太阳与月亮同时出现了,这大概就是古人所描绘的阴阳混沌之刻吧。
太阳刚下山,气温就下降了许多,我也感觉到了一丝凉意,不过没想到山里的天色会暗得如此之快,转眼间就已经蒙上了一层黑幕。
地面上也笼起了一层淡淡的雾,被昏暗的路灯照着,朦朦胧胧的,看起来竟然是桔黄色的。
此时天空中的月亮也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桔黄色的,不再像印象当中那么皎洁了,大概也是被地面上的浊气所侵染了吧。
天气越来越冷了,我想我也应该回去了。

今天,我难得有空出来散散心,想了很多,却还是越想越觉得混乱,大概我也是处在这混沌之中吧……
我起身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,长舒了一口气,所有的一切就像发生在梦里一样,仔细回想,却已记不太清楚了。
只是现在还留恋着这夜晚的东湖景,安静而自由,真想让时间停留,能够永远坐在这里慢慢地欣赏。
但是,不管怎样明天还是会来的,生活还将继续,没什么可想的,还是赶快回去吧,免得待会儿又平添了几分烦恼。
“阴阳乾坤,正邪风雨。看万代的江山,谁在谱写英雄,谱写英雄事迹。江湖信步,生死来去,刻骨柔情不言弃……
“有道是满腔热血,(他)酬知己,(那个)千杯的酒,(他)向天祭,人间是是非非,善善恶恶终有报,沉沉浮浮,悲悲欢欢无穷期。惟有忠肝和义胆,惟有忠肝和义胆,(他)感天动地……”
我哼着《天地武魂》中的一段歌曲,转身径直走进了那朦胧的夜雾中……

发表评论